搜索
漳浦网 漳浦论坛 社会热点 许愿清单参与者靳魏坤韩国整容失败无处伸冤
查看: 192|回复: 1
go

许愿清单参与者靳魏坤韩国整容失败无处伸冤

Rank: 3

发表于 2014-4-15 13:16 |显示全部帖子

                                                          许愿清单参与者靳魏坤韩国jw医院整形后脸歪 鼻歪 无人问津我是靳魏坤,29岁,山西人。去年我在网上看到了(许愿清单2),他们宣称是中国版的let美人,由韩国KBS电视台联合上海SMC共同推出,主题是帮助由于先天畸形,不幸的事故或者不明原因的病对自己产生巨大影响,而缺乏自信的人,通过中韩最顶尖医疗团队进行治疗,并改变他们的人生。 而我,因为爱着艺术,因为想追求梦想,三年前,鼓起勇气踏上了整形之路,却不幸遭遇了胸部手术失败,导致了乳房的缺失,那段痛苦的日子,让我不堪回首,对未来我已经失去了信心,我恰恰是许愿清单要找的人,于是,我带着对梦想的许愿,对善良正义的信任,义无反顾的参加了(许愿清单2)。 因为是公益救助的活动,因为是电视节目,所以我一直毫无戒备,深信不疑他们说的每一句话,才会选择体谅一切的匆忙,选择听从所有的安排。可我是万万没想到,这样一个公众节目,还能遭遇这样的失败,这样的不负责任! 我把生命和未来寄托与此,我曾经是那样的自信,向所有的朋友宣布,要他们等我华丽蜕变归来,我告诉所有人,我遇到了真正的医者仁心,我有多么幸运,多么幸福! 而现在,他们看着我时,诧异,惋惜,关心中带着责备的眼神,让我无法再去面对。我已经遭遇了一次失败,已经伤痕累累的我,又一次跌进了绝望的深渊,现在的我活着如同死去,我不敢再去相信什么。梦想?还有吗?未来?又在哪里? 2014年1月11日,我到了韩国,手术开始了,一切都很匆忙,没有详细的术前沟通,没有风险告知,没有术后效果的预知,我问了很多遍我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会不会有后遗症或者不好的问题出现?都被搪塞了过去。就连术前协议也不让你仔细看,就催着你签,说手术人很多,要着急上手术,协议只是走个程序,没有必要担心。 他们总在说这是公益救助节目,他们投资免费做手术,一定会尽全力把我做到最完美最漂亮,担心完全没必要。 我仍然选择了信任,选择了体谅和理解。我接受了医院安排的所有手术项目,就因为院长说做下巴手术效果会更好,结果就连我一直都坚持不愿意做的下巴也给做了。 一个多月,我全麻做了三次手术,术后的日子很痛苦,很难熬,可我的心是有力量的,因为我盼着恢复好之后美丽的自己。这期间我想了很多感谢报答医院的方法,我每天都在做一件事,向认识的朋友推荐我们的医院,因为我觉得,好的善良的医生要让更多的人知道。 快要回国的时候,是噩梦开始的时候。 那几天,节目组接连带了几个人过来,宣称都是某业界的大师级人物。而我,就是被节目组宣称是专门为韩国明星纹绣的大师给毁了眉毛,纹绣之前我清楚的告诉他,我很喜欢我的眉毛,只是有点短,补一点就好,他明明说他明白了。可结果一纹完,我的心就凉了,一高一低,一粗一细,这是什么大师?连普通小店纹的都不如,我觉得自己被骗了,怎么可以把别人的脸当做练手的工具?最可气的是他们还骗我,说这是新技术,八天以后就可以变的很自然,我怎么可能相信?可节目组完全不顾我着急的感受,还嫌我烦,他们不告诉我纹绣师的店址,在人生地不熟的韩国,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时候,随着消肿,我发现我的鼻子也是歪的,我很恼火,眉毛坏了,鼻子也出问题了,我过几天又要被节目组撵着回国,我该怎么办。我和医院说了几次,才见到了做鼻子的院长,他帮我用手掰了掰,贴了一个胶布,说可以矫正,我不懂,我只能选择相信,盼着真的可以好起来。 在韩国的最后几天,我被节目组从宿舍撵到了医院,又被医院撵到了外面住,又从外面被接回了宿舍,拉着那么重的行李箱,在陌生的韩国街头,我的心很凄凉。刚来的时候没得吃,手术完以后吃不好,吃不饱,在语言不通,地域不熟的韩国,做了那么多的手术,竟然也可以这样过下来。 2月16号。我回到了北京。因为没有恢复,因为我之前的遭遇,现在他们在千里迢迢的韩国,如果有什么情况,我怎样办?我很担心,我的心忽然很乱,没着没落的。 回国后,我的眉毛谁见了谁都笑话,都说很纹的很糟糕,都在骂我以前眉毛那么好,为什么要别人瞎糟蹋,我问了几个纹绣的师傅,他们都说这个人就是个根本不会纹眉的。我多次联系了节目组质问他们,让他们给个说法,可他们只会要我等,还嫌我烦。眉毛长在我脸上,试问我怎么能不着急?你们怎么可以骗了我,还眼睁睁的说瞎话,说可以恢复。 祸不单行,消肿越来越快,我的脸开始变的越来越歪,鼻子也越来越歪。我着急了,我害怕,我去拍了CT,当拿到片子的那一刻,我就懵了,那是怎么样的情景啊,听医生的讲解,鼻子假体是歪的,脸部骨头切得弧度和大小,厚薄都不一样,八字纹那里垫的骨头也是一高一低,所以你的脸才会这个样子。 我的心顿时溃不成军,我不要相信,我又要再一次陷入了这样的绝境,我不要相信,失败又要再一次降临在我的身上。这是公益援助,他们知道我是遭遇过失败的,他们表示过同情,他们怎么可能不认真,忍心让我面临这样的状况?可是现实就在那里,我没有办法骗自己。我赶紧联系医院,他们刚开始不理我,然后又说很不好听的话,后来又要我等,我没有办法让自己好起来,我只能听医院的话,3月15日到上海再说,焦急,痛苦让我整夜的失眠。 3月15日,上海。节目录制前一天,我见到了导演和院长,我止不住的流泪,我当时真的很害怕他们会不管我,我只好答应了他们四月份到韩国修复,洗掉眉毛,先安安静静的录节目。谁知道一个患者的无奈?自己已经是伤痕累累,痛苦万分,已经不敢再信任,却还要担心被遗弃。 3月16日,节目录制当天,我真的算是明白了什么是作秀。想起在韩国的时候,每次拍摄,院长他们都是走个过场,录制的过程被他们称为演戏,那时我还为他们找理由,也许是因为忙。 而今天录制的时候,衣服是不知道啊那里找来的,却被说是量身定制。完全没有关系,都没有见过的医生,却在那里口口声声说给你做了某某项手术。怕我们乱说话,就完全不给我们说话的机会。 这样的节目,有什么意义?术前没有术前沟通,术前协议都不让你看清楚就催着你签,手术项目可以随意加,可以随意改,节目组胡乱宣传,任何人都可以被宣传成大师,专家,从来没有的事都可以编出来作秀, 满口的谎言,处处的敷衍!我觉得自己像个小丑,明明自己歪鼻子歪脸,痛苦的要死,却还得任人摆布,化个妆,做个发型掩盖住缺点,在这里装满意。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工具,被人利用的宣传品。我觉得自己又是个可恶的帮凶,在帮着他们骗别人。 录完节目回来的日子,我想了很多,过往的种种历历在目,内心的恐惧和痛苦,还有深深地内疚,让我整夜整夜的失眠,眼泪不自觉的落下,每一天,每一分钟,每一秒,都像是一种煎熬。我的心很痛,痛那满腔的信任被遗弃,痛那虔诚的感恩被罔顾。我更痛恨自己的天真幼稚,痛恨这物质低俗的商业形式!我不敢想,如果别人看了节目,也遭遇了失败,我该是何等的罪孽?我不敢照镜子,我害怕看到自己的样子,我只想闭上眼睛永远都不要睁开。我不敢见人,怕被人盯着我那奇怪的眼神将我吞噬。我不敢见朋友,怕他们诧异的眼神会让我难堪。工作也没有办法做了,未来还要面对更多的坎坷,身体的伤害,手术的风险,修复的效果,未来的路我想都不敢想。 我真的不敢再去他们那里修复,已经失去的信任再也回不来了,已经恐惧手术台的我,实在没勇气让自己躺在一个不信任的人面前?我真的赌不起了。我还有年迈的奶奶需要照顾,还有很多的责任没有担负,痛苦的我,还需要坚强的活下去,好好的努力的活下去,我真的不能放弃。 现在节目组没有一点消息,和医院要病历,他们也不给,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样的想法,我就是以因为没有条件做修复,才会求助于公益节目,而现在,我却要面对更多的痛苦,更多的风险和更昂贵的手术费用,我该怎么办?这无疑是要把我样往绝路上逼。 公益何在?这究竟是救人还是害人?我恐怕是成了练手的工具,现在没有了利用价值,就把我扔到一边不管了,你们这样去伤害一个曾经那么信任你们,已经遭遇过不幸人,最起码的道义都到哪里去了?
  最后感谢一下北京医师协会整形专家会诊中心,感谢北京幸福医疗美容医院,感谢他们免费给我公益会诊及帮助,我相信世上还是好人多。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4-15 13:17 |显示全部帖子
顶住

漳浦网 http://www.qiyuanoto.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