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漳浦网 漳浦论坛 社会热点 乐亭镇政府应付上级、欺压百姓,应作为而不作为
查看: 41|回复: 1
go

乐亭镇政府应付上级、欺压百姓,应作为而不作为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4-22 14:05 |显示全部帖子

                                                          
  征还是未征?
  给铁路运输安全带来极大隐患,百姓生命财产造成直接威胁
  我是河北省唐山市乐亭县乐亭镇三岔口村村民,在维护自身权益的道路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迫于无奈把整个事件公开,请求得到各方人士的支持和关注。
  1981年,我经合法手续在三岔口村建了一栋房屋,1990年1月5日,乐亭县人民政府还依法给我颁发了土地使用权证,其后将此房用于全家的生活居住及商业用房。(见图片宅基地使用证1-4,图片营业执照)。
  2006年6月份左右,唐港铁路建设方的工作人员突然来到我家,对我的房屋进行测量。询问他们后我才知道,唐港铁路建设项目需要用地,我家的房屋也在红线范围之内,房屋必须拆迁,征收补偿款也已经由唐港铁路有限公司支付给了当地政府。为了解详情,我便前往乐亭镇镇政府询问此事,但政府说辞含糊,不予以正面回答。2006年7月份,乐亭镇镇政府给我送达了一份“固定资产----房屋建筑物清查评估明细表”(见图片政府所给的评估表1-2),并说以此为依据,只对我补偿73571元。这份评估表是在我并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由乐亭镇人民政府制作的;最后,这份评估表中的评估价格严重与事实不符。因我们认为补偿严重低于国家法律规定标准并指责政府工作人员违法操作,乐亭镇镇政府工作人员便一走了之。
  七年来由于铁路的续建、电气化的改造、涵洞的动工,使我家一切都发生了改变。本人的房屋是临公路的一排商铺,由于距离铁路道轨太近(7米),火车震动过大,墙体开裂,屋顶坍塌,铁路数万伏的动力高压线离屋顶过近(3米左右),家人生命安全随时受到严重威胁,火车笛声严重干扰家人正常生活、休息,生意经营难以维继,同时给铁路的运输安全造成威胁。
  七年来,我长期为此事奔波,并在2012年9月开始了艰辛的上访之路,先后到国家、省、市信访部门,经过受理、座谈、督办、转送、再转送,以求得以求得地方政府的《答复意见》,并在2013年7月9日再次到国家信访局上访时,得到的答复是:“你的《答复意见》于去年12月份就下来了,赶紧回去到县信访局去要,如不服就到唐山市信访局提出你的理由,按程序办理”。于是我的家人于7月22日到县信访局索要,但县信访局明确告知,你的答复意见不在县信访局。这《答复意见书》按照信访条例是地方政府出具并送达的,但一年来我们一家奔走于北京、石家庄、县信访局、镇政府、唐港公司,费尽心血,但至今却没有盼到一纸答复。在2013年9月份我又一次到国家信访局请求把答复意见书直接给我,并拿到了一份复印的《答复意见书》(见图片国家信访局所给出的镇政府的答复意见书1、3),在《答复意见书》上的答复为:“你所反映的铁路征占问题,因铁路扩宽的线路调整,不再征用你户的房屋”。
  对于这个答复我颇感意外,这个答复意见完全罔顾事实,是虚假的,非法的,我们坚决不服,于是我2013年10月到唐山市信访局请求复查,但市信访局拒绝受理并明确告知:“你必须有乐亭镇政府出具的带有红章的《答复意见书》才能受理,从国家信访局得来的“答复”不能用作信访程序,信访是属地管理,你回去找当地政府吧”。唐山市信访局不予以受理,于是我们一家从乐亭镇政府到县信访局,跑了几个月要求其给出具盖有红章的《答复意见书》,结果却遭到他们的百般刁难、推诿拖延,被蛮横拒绝。无奈我于2014年1月份再一次来到国家信访局,请求国家信访局督办此事,要求地方政府出具《答复意见书》,国家信访局已交办此事,但至今乐亭镇政府的《答复意见书》依然杳无音信。我真的是走投无路啦!
  对于镇政府不愿出具给我们,却出具给国家信访局的《答复意见书》,我认为是乐亭镇政府为了应付上级,其答复是虚假的,非法的,铁路征占拆迁,只有两种可能,“征”和“没征”,如没征我们只能依法请求拆除铁路,排除妨碍,恢复道口,这个可能性并不存在,事实如下:
  1、规划定线和征收拆迁不在一个时间点上,2005年完成了规划定线,而且当年路基已完工,2006年评估已结束,并不存在什么微调问题。
  2、2006年本村涉及拆迁6家,这6家相距百米左右,其中本人房屋在铁路实线以内,是距离铁路最近的一家,其它5家只涉及到宅院的一角,距离较远。道轨是直的,火车不可能走几何弯。而不可思议的是距离远的得到拆迁补偿,近的却没有,这是怎么微调的?。
  3、铁路完工后,用卫星定位完成了沿线路界的设置,本人房屋东边2米就埋设一块界碑,我的房屋完全在界碑里面。(见图片铁路公司所设界碑位置)
  4、根据《铁路运输安全保护条例》第一章规定:铁路线路堤坡距房屋不少于12米,而本人房屋距铁路道轨只有7米,离坡脚只有3米,离铁路高压接触网仅有3米左右(见图片房屋距离铁路高压线路1-2),我的房屋就在法定的拆迁实线以内。
  5、既然政府当时已作了微调不征,为什么铁路方面数次派专人告知我房屋已征收,并于2010年下发书面《通知》(见图片铁路部门所给出的拆迁通知)要求我拆房?。
  6、请求公开“京唐线K21+800米左侧”路段建设工程规划图纸,图纸上占地十分清楚。
  7、八年来我们一家多次找铁路方面请求解决,但被明确告知:“2006年三岔口村涉及6户拆迁,我们一次性拨付600万元,与地方政府有协议,赶紧回去找政府”。但现在的政府却不承认了,要求政府真实完整的公开相关协议,公开6家(王锡贵18万、徐振杰17万、刘玉新33万(2010修涵洞时解决)、杨方军23万、王志增0、宋立新0)的原始评估。到底这些拆迁款被挪用去了哪里?
  土地延包政策不落实,百姓缺地,给生活生存带来极大影响
  自1983年开始的第一轮土地承包到期后,乐亭县于1998年完成土地延包,执行的是县委政府28号文件,而本村组(二组)从历史以来就根本没有落实延包分地,已长达14年之久。造成一些村民没有土地,本家三对母子(王晓蒲、石岩、王晓翠、罗明、王秀侠、李伟凯)累计缺地70多亩。
  1、根据县委【1992】14号文件中规定:“与外地外村结婚,户口一般应随之迁出,迁入男方后,有土地承包权,能迁不迁的只能给口粮田”的规定,三对母子每人每年应分得土地6分。
  2、根据县委【1998】28号文件“关于进一步稳定和完善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的意见”第三条第二款规定,“1998年12月5日零时,户口在册的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以及其它规定,三对母子(除李伟凯应分9分外)每人每年应分土地1.5亩。因没有落实28号文件,他们缺地至今。累计欠地76.5亩[计算公式:5.1亩/年×6人×15年(1998年-2013年)=76.5亩]。
  由于时间太长,现有土地太少,他们不能搞大棚种植,有的外地打工,有的出走,有的已失去生活来源。他们都要求进行土地延包,分到土地后回家种地。虽然干部都是新人,但政府在,法还在,地还在。我们强烈要求县政府切实落实中央土地承包政策,还我们一个公道。
  总结
  这些年来,为解决问题、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我不断的向纪检部门反映二政府的违法违纪行为,但上级部门对此事的回复都被下级机关截留,不给我送达。政府应作为而不作为,违法乱纪,是典型的渎职。自十八大以来,多级党委高度重视民生问题,习总书记也提出:“要从人民伟大实践中吸取智慧和力量,办好顺民意、解民忧、惠民生的实事,纠正损害群众利益的行为”,恳请相关领导能尽快查明事实并解决该问题,必须公开透明,让权利在阳光下进行,公开相关的材料(房屋评估结果,房屋征收公告,补偿和安置方案等等),让铁路能安全运输,必须执行土地延包政策,百姓能安居乐业。
  希望这一事件能够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支持,在以后的日子中我也将义无反顾的坚持正义,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联系人:王志增                 \
  联系电话:0315-4603016
  15076510385  
  
  
  
  
  
  
  
  
  
  
  
  
  
  
  
  
  
  
  时间:2014年4月17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4-22 14:05 |显示全部帖子
关注!顶起

漳浦网 http://www.qiyuanoto.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