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漳浦网 漳浦论坛 情感文学 南柯梦(剧诗)_南柯梦剧诗
查看: 220|回复: 1
go

南柯梦(剧诗)_南柯梦剧诗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19 19:10 |显示全部帖子

                                       
                                                          
  (广陵郊外,一座唐时庭院。庭有古槐一株,枝繁叶茂。槐下一石几,酒盏狼藉。淳于棼清瘦的身影,彳亍于古槐影里。)
  淳于棼:
  我立在这里
  立在我的途穷之处
  我的身边
  古槐一如往日
  枝繁叶茂,风声飒飒
  而我的庭院
  却有了一种莫名的
  遗老的气息
  我,淳于棼
  曾长年漂游,落拓江湖
  总觉得前方
通信行业点评报告:中国5G用户世界第一,披荆斩棘引领全球
有什么
  守候我的脚步
  但当我赶到那儿
  仍是一条影子的孤独
  就在这绝望的循环中
  我漂游到广陵
  尘世的梦幻之都
  相遇了这株古槐
  枝干修密,清阴数亩
  它的绿荫深处
  似乎有一个邀请
  突然拨动了我
  我暂居下来
  在我的庭院
  终日与它相对
  无数槐叶的风语中
  或起舞弄影
  或颓然醉去
  记得初遇的一瞬
 
创新板就到头了吗?
 它是那么纯粹
  一片自在的绿色
  如初生的清新
  随着距离的拉近
  树干上的裂纹
  叶片上的蛀眼
  一些衰老的符号
  又占据了视线
  我一度惶惑
  徘徊于两极之间
  然而,古老的槐树
  我一生的宿命
  我们已相伴在一起
  若形影不离
  古槐的底部
  有一幽幽洞穴
  仿佛时间之伤口
  始终无法痊愈
  我时而与它相对
  默默举起酒杯
  感到胸中有某处幽暗
  与它的深处联接
  那个暮秋的日子
  我又发出醉呓
  一杯一杯的醉呓中
  洞穴愈来愈大
  像膨胀的影子
  一辆四驾马车
  将我迎了进去
七仙女张望东西,只见南枝上止有一个半红半白的桃子
  由此,我开始了
  一
我背了马,且请师父亲去看看
段不堪回首的经历
  使我的初愿蒙羞
  却使一个成语著名
  那是无数人的垂涎
  我做了槐安国的驸马
  好运的彩球
  从虚空坠下
  或许,我要说
  梦境,并非虚幻
  甚至比真实的事件
  更触及骨髓的快意
  一重重城门
  为我连袂打开
  严厉的吆喝
  使路人纷纷闪避
  我是驸马
  我进入了权力的中心
  谄媚,讨好,逢迎
  鸦群一般围上
  还有压抑
高年得道,丰采清奇,得非汉时之四皓乎?”四老道:“承过奖!承过奖!吾等非四皓,乃深山之四操也
的妒嫉
  暗中的诋毁
  权势,果然是一剂春药
  我对所有事物
  陡然充满了冲动
  不由嘲弄起昔日
  真是虚度光阴
  唉唉!这些昏话
  皆是当是所为
  现在,我对着古槐
  只有难掩的羞愧
  愿它立即凋零净尽
  不留一丝印记
  是的,我曾是驸马
  是南柯郡太守
  在权力的中心
  玩弄着权力
  黄金,宝玉,绸缎
  仆人,马匹,仪仗队……
  这一切,排在路上
  引导我前行
  官衔,爵位,封地,盛名
  权谋,斗争,死亡,宿命
  我不断地前行
  踩着梦一般地前行
  沉溺着,浮沉着
  以为这就是意义
  何为真实
  何为幻觉
  真实的尽头
  便是幻觉
  幻觉的尽头
  迎着真
弯弓硬弩雕翎箭,短棍蛇矛挟了魂

  我的四驾马车
  被驱逐出洞口
  回到昔日时间
  我从酒醉中惊醒
  挣扎于真实与幻觉之间
  残余的酒意中
  望着一个背影
  有着可恶的熟悉
  自己的深处渐渐潜隐
  我曾经以为
  我,淳于棼
  一个纯粹的侠士
  只属于江湖,明月
  不意翻出了另一面
  我与古槐
  谁又是真实
  谁又是幻觉
  或许,我就是古槐
  在一面镜子的迷宫
  闪烁幻变
  庭中的古槐
  依旧风中摇曳
  沙沙的声响
  在嘲弄?或呼唤
  古槐底部的洞口
  此刻,显得那么狭小
  一群群虫蚁们出入
  忙忙
九月如何开门
碌碌,不知所为
指数基金新规亮相 万亿级别市场打开新空间
  当初,我如何进
刺。。。刺激!

  加入它们的行列
  如同醒后的梦影
  槐安国的时间
  无可挽回地飘散,消失
  然而,一个黑洞留下了
  一个时间的黑洞
  在庭院的虚无
  在古槐的影子
  游移不定
  我立在这里
  立在我的途穷之处
  暮秋的夕晖里
  恍惚又看到
  每一片槐叶
  都摇曳一个自己的影子
  一个新的国度
  陌生而熟悉
  我该如何跨越
  那一道道时间的隔膜
  那发光的洞口
  隐在古槐的何处位置
  古槐下的石几
  酒盏再度满盈
  但我如何饮下它
  饮下我的一切
  惟阵阵风声
 
”那怪令小妖使钩子钩出来
 掠过槐叶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21-1-19 19:10 |显示全部帖子
现在真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漳浦网 http://www.qiyuanoto.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