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漳浦网 漳浦论坛 情感文学 《苍山血冷秋暮寒》(十六)_苍山血冷秋暮寒十六
查看: 86|回复: 1
go

《苍山血冷秋暮寒》(十六)_苍山血冷秋暮寒十六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21-1-30 22:00 |显示全部帖子
十六
  跟往常一样,林暮亭没有同安凤霖他们一起下山“发财”,虽说受了斥责,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继续修补秋氏内功心法的漏洞:
  “定心圆气,舍却杂念。气自丹田而生,经右肾旋而下右足,由足后反上右胁下,至右手,过肩井循颈入耳至脑后下,左耳复过肩井下左手反左胁下腰由左肾下左足,循足上行复还丹田,其间凡身体有颤动之处,则右以左手按之,左以右手按之。气为导引,血为介质,气血通则人流通不老,正如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当先令气圆固。以心为室,扫除尘垢,反朴归真,澄明寂然,可以妙洞三界,无所不能……”
  正写得浑然忘我时,一声婉转
积极备战创业板注册制!
清啼响彻云间,只见一色彩明丽身姿婀娜的释腾恍若凌波仙子般飞到他的窗前——是那只由他亲自接生的雏鸟,他爱若亲生的小释腾!两个月不见,它长大了好多,低回垂目闲宛柔靡,振翼高飞迅体如风,典雅若仙,矫健如灵,即便青鸾火凤也不遑多让。
  他激动地抖着手抚摸着释腾细腻的羽毛,释腾则调皮地轻轻啄了他的手指,又跳到桌上看了看他写的字,还歪着头喝了一口他杯子里的茶水。
  “渴了吧?”林暮亭慈爱地摸了摸它的头,“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它已经吃过东西了。”秋染歌推门而入,微愠道,“刚才把安凤霖采的黄实枣和青枳吃得乱七八糟,不怕他回来找你算账吗?”
  释腾怪叫了一声,得意地跳到林暮亭怀里,似撒娇,又似示威。
  林暮亭宠溺地笑笑。秋染歌递给他一只火红的竹笛,彤管纤长,颜如渥丹。“我已跟英英约好,以后你再想找它,吹响竹笛即可。”
  英英白云,露彼管茅。果然是好名字!林暮亭明媚地展颜一笑,却又整衣敛容起立,对着秋染歌恭敬地深施一礼,“多谢秋公子赏赐!”
  “怎么,不叫秋哥哥了?”秋染歌双手抓住了林暮亭的双腕,语气没什么变化,但是手上的力道不容小视,“我说过不许叫秋公子!怎么?又想被罚吗?”
  “秋公子若是生气,弟子……弟子自己去戒律室领罚就是……”林暮亭赌气不去看他,自行往外走。秋染歌则一个箭步挡到他身前,“说走就走,这么没有规矩!”
  “你让开!”林暮亭左躲右闪地避犹不及,便伸手推他,不料却被打横抱起来,扔到床上死死压住,“这么大气性,,看来不教训是真不行了!”“啪啪!”两个巴掌清脆地落在臀尖,虽不怎么疼,也让林暮亭没了脾气,红着眼眶久久动不得一下。
  英英生气地飞扑至秋染歌面门,用翅膀刚想打他的额头,也被他一把抓住,“小东西,你也来造我的反!你也想像你娘一样被打屁股?”
  英英愣愣地看着二人,林暮亭坐起身来,含着眼泪嚷道,“别乱说,谁是它娘!我可是堂堂男子!”
  “好好好,你是堂堂男子汉,”秋染歌擦了擦他的眼睛,“而且胸怀气量也比一般人大。从来不会为了几句话气上一个月,看到别人诚心来道歉也不会给脸色瞧,对吗?”
  “你……”
  “我什么?”秋染歌拿起案头上的经卷,“让你别做这个,怎么还做?”
  “我乱写的,现在就撕了去!”林暮亭伸手来抢,却被秋染歌藏在身后,“再抢就点你穴道了。”
  林暮亭不敢抢了,只怏怏地坐在床边,垂头不语。
  “我用你的方法修习真气,的确大有进益,除非激烈的情绪波动,再也不会有疼痛之感。”
  “真的?”林暮亭眼前一亮,又淡然道,“承蒙夸奖,不甚荣幸。”
  秋染歌见他故意别扭,倒也不气恼,只柔声下气道,“刚才是不是打疼了,我给你揉揉。”
  林暮亭不好意思地看了英英一眼,盘膝转过身去,“不是很疼,揉揉……也好……”却冷不防气息一窒,身后竟有内力如怒潮狂涌般送入体内。他惊异之下刚要呼叫,却被秋染歌斥道,“凝神!”只得端坐沉息,将这股空降之气导入奇经八脉。秋染歌内力雄浑颇有亢龙之力,如排山倒海般势不可当。林暮亭不敢疏忽,四肢八骸加运内劲,将自己化作沧海一般无限欣喜地容纳着,承接着,直至腰膝酸软再无弹指之力,秋染歌方罢手,只把倦极昏
推荐一个社区团购老牌霸主
厥过去的他放倒在床上,盖好被子,抱起英英无声地离去。
  经过几天几夜不舍昼夜的穷追猛赶,上当受欺的苦主们终于集结到苍山白日寒门前,高声吆喝着秋掌门出来给个说法。
  其实秋掌门早在世家弟子听学之初就
小心,前方有雷!
不大处理帮务,除了教学事宜,其余的都交给秋染歌打理。而秋染歌这段时间一直养伤,对这些顽劣不堪的家伙管教难免放松了些,竟惹出了这些不堪之事!尤其是那个宋泽夜,真是个孽根祸胎!有他在,岂不是玷污苍山白日寒的清誉!
  秋掌门待听说了这些事后,气得脸色大变,只得温言安慰道,“诸位乡亲父老容秉:宋泽夜是我苍山白日寒听学弟子。他做出此等恶事,也是我管教不严所至。我必定给大家一个交代!”
  宋泽夜被勒令退赔所有钱财后,秋掌门下令执行杖刑——对宋泽夜一伙人每人重打三十杖。而秋染歌身为首座弟子,管教不严,有失察之罪,重打五十杖,即可执行!
  秋染歌知道这是做给星宇阁看,也是师父的无奈之举,只顺从道,“弟子失职,合该重罚。”
  在场众人俱面面相觑噤若寒蝉,只有林暮亭排众而出,跪在秋掌门面前,“掌门,秋公子上次为找释腾身受重伤,不可再受大刑。”
  安凤霖忙拽他,“人家门派内部的事,你管不了的,听哥哥话!”
  “掌门容秉,宋公子招摇撞骗,秋公子并不知道。无辜之人,怎可受罚!秋氏向来以门规森严著称,如此不分青红皂白,要武林如何敬服!”林暮亭的一席话,别说众世家弟子,连安凤霖都吃惊了,从没见过他素日里任人摆布的小书童说过这么多话,这么铿锵有力过!他胆战心惊地看着秋掌门的脸色,躬身行礼道,“掌门别生气,弟子管教不严,这就将他带下去!”
  “掌门,掌门……拜月教已经侵入洞庭,掌门也听到那些百姓说自家被邪灵侵害之事了。此刻用人之际,掌门怎可对秋公子施以重型!战前责将,实为不智之举……”林暮亭犹自哀呼,却被秋掌门凌空一指直点哑穴,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秋掌门冷逡了他一眼,“行刑!”
  掌刑弟子把秋染歌放到条凳上,捆上手脚,不忍道,“大师兄,对不起了……”一人多高两寸厚的楠木板子劈空而下,一下就能打得人筋断骨折。林暮亭的眼泪“唰”地一下如飞瀑般直落而下,他趁无人注意到时慌忙擦干净,屈指默念起了“驭使转轮咒”,竟将板子的击打之力悉数落于己身。疼痛如无数个带着火焰的箭簇般令他大汗淋漓。若不是秋染歌多番相助帮他练就了上层内功,只怕此时已经口吐鲜血昏死在地。
  秋染歌焉能不知他做了什么,忙聚拢内力将击打之力悉数拉回己身,并启动了对林暮亭的防护结界,让他再无机会做傻事。
  林暮亭的脸色转瞬间苍白如雪,望着秋染歌纹丝不动的刚毅之躯,他顾不得身后火辣辣的刺痛,只用千里传音密术质问道,“你为何拒绝我帮你?”
  “你尚有大业未成,怎可因私废公!”
  林暮亭的眼泪终于无所顾忌地落了下来。
  秋染歌被众师弟搀扶回斋室后上好药后,就取出用君山绝壁上的千年血参制成碧落凝真膏,正要拿到林暮亭的房中,却见他已艰行而至。
  “你跑来做什么?”秋染歌忙扶着他坐下,蹙眉轻责道,“天这么热,伤口一旦感染会化脓的!快给我看看!”他强行脱下林暮亭的上衣,没有破皮,却也是青青紫紫斑驳一片。其实林暮亭没挨几下板子,只是他向来肌肤皓白如雪,一点点伤都显得狼藉可怖。秋染歌用指尖挑了一点药,抹在肿痕上时用内力逼其融进肌肤之中。林暮亭先是
关于可转债,给大家提个醒。
微微有些灼热的气流浮动感,须臾后便清凉一片,说不出的轻松愉快。
  “这是……秋氏的‘指尖珠华’?”林暮亭眼睛微微红了,“你怎么还这样耗费内力?”
  秋染歌不答,待散功后给他穿好衣服,又拿出一瓶丸药嘱咐道,“这是苍山白日寒独有的七叶清心莲,能祛除体内热毒。你拿着,睡前服一颗。”
  林暮亭没有接过,只伸手道,“你的伤……让我给你上药。”
  “师弟们已经上好了,什么事都没有。
今天央妈又降下一碗麻辣粉
”秋染歌隔开他的手,“习武之人,这点皮肉伤算什么,不足挂怀。”
  “不足挂怀?那你又为何对我挂怀?”
  “怜才,惜才。”
      创业板空间已经打开,谁将是下个天山?。及天明了,行者起来,教八戒沙僧收拾行囊马匹,却请师父走路。中鼎股份——机构建仓中的新能源车细分行业龙头。9月23日早间利好新闻精选。”三太子道:“我奉旨降妖,我当先。观点丨反弹戛然而止,下半周仍有至暗时刻?。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21-1-30 22:00 |显示全部帖子
唉,说啥好呢?

漳浦网 http://www.qiyuanoto.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