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漳浦网 漳浦论坛 情感文学 如画_如画
查看: 266|回复: 1
go

如画_如画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2-9 23:01 |显示全部帖子

  如画
  多年前写的小小说,现实中对爱情极度免疫,当爱情化为五行,符咒,数据串时,一切表象都结束了。
  为了获取这把划破时空的剑锋,作了取舍。
  如画
  我喜欢古代,这样的夏日里,觅到孔庙,慢慢地踱进去,坐在凉凉的回廊下,坐在青苔的石阶上,合上眼。
  这样,时光就停止了流动,远处,一对布谷鸟欢唱着情歌。它们相爱。呵,我也有一个爱我的人,一个我爱的人,真是完美。
  我应该嫁的人,名字叫作宇,他有一颗安宇的心灵,如果在古代,他是一名温文尔雅、学业有成的书生。
  我5岁那年,他搬到我家隔壁,也只得9岁,调皮得不得了。大大的眼睛,笑起来酒涡旋转。第一眼看到我就送出一对小拳头,叫我猜手心里的东西。结果,左手是几块年糕片,右手是一把爆米花,全部装进了我的肚子里。晚上肚子痛,爷爷拉着我上隔壁论理,一看到他的模样儿,笑得合不拢嘴,回来在书房里来来回回地绕圈子,兴奋又欢喜。
  爷爷研究玄学,整箱整箱的古文书一直堆到天花板上。他说我20岁以后才能开窍,现在学了也是白学。却说,小宇宇就不同,是学这个的料子,不如先教他。
  那是最好,小宇宇和爷爷一钻进书房,我就欢呼着跑到弄堂里和一帮野孩子们疯玩。没人管我,爹娘远在边疆,奶奶又追不着我的影子。也只有小宇宇,总是从天而降,将我捉拿归案,他手长脚长,跑得比我快,比翻跟斗我又翻不过他,只好认输,乖乖地被扯回去吃晚饭。
  不过,太多时候,他会听我的话。听我的话把我因为花生糖塞得太满而撑破的棉衣口袋细细密密地缝起来;听我的话,用一根筷子帮我分头路扎成小鹿纯子那样的辫子;听我的话,把崭崭新的练习簿封面封底一页页撕下来供我折田鸡。当然的,被他父亲发现后扇了两巴掌,当然的,他绝不会出卖我。
  他听话的时候,手脚伶俐,安安静静,一心一意地为我,我好欢喜。
  一天天长大,他考上大学的头一年,夺得全校卡拉OK大赛冠军,那天的夕阳映照下,他跳到青石板洗衣台上,在我耳边一字一句、轻轻悠悠地,唱给我一个人听:“就像一阵风,吹落恩恩和怨怨,也许你和我哦喔――”一个宛转的高音,他继续柔声轻吟:“直到永远……”
  他变了,喜欢拉我的手,抱抱我的肩,不但勒令我留长发,更喜欢在风里将我的发丝撸到耳后,久久不肯放开,眼神迷离。
  他变了,脸庞日益英俊,嘴角弯弯,因为自小学习周易外加金木水火土,他十分温和讲礼,一切世间事仿佛尽在他预料,万般的从容淡泊。只是,一看到我,他一定会迷迷糊糊,只会傻笑。
  爷爷去世前告诉我,我会有一个好姻缘,丈夫死心塌地来爱我、疼我。他所说的丈夫就是宇。
  我认为不好,我认为很土。我憧憬的是1分钟心跳150次的感觉,那种眼对眼时,仿若睛空霹雳,忘掉世间所有,忘掉自己的名字,莫名落泪的感觉。
  20 岁一到,我向宇讨回他跟爷爷学的所有技艺。到底是血脉相承,天赋异禀,他学了十几年的学问,我只花3年就已轻松超越。
  在一家报纸上开了个专栏,专写古代的典故。其余时间用来寻觅那个让我心跳150次的男子。
  一个灼热的午后,这名男子出现在碧波池里。他在游泳,罕见的蝶泳式。四下嘈杂,缤纷的泳衣间,他无声无息,十几个回合没有停歇,浪花翻飞,越游越近,越游越近,直到溅起的水珠洒在我的脸上,心跳,急速升至120。
  他站起身来,扯掉泳帽,摘掉泳镜。这一霎间,现场真真切切出现了晴空霹雳!只见狂风大作,雷雨降临,水天一色,他那粟色的卷曲的长发应声而下,一双晶莹透亮的,淡定的眼眸抬起来,抬起来!冷酷无情的双唇紧紧相抿。
  心跳,150。
  如果在古代,他是一名身怀绝技,刚毅果敢的侠客。
  第二次见他,是在网球场,仍不相识,他在隔壁场内虎啸龙吟,所向披靡。阳光大好,照得他的脸微微出汗,骄傲的笑容分明是金色的,笑容里偏偏带一丝温柔,极度诱惑!为了再次看到他的笑,我愿意作一切事情。
  第一件事是托人去问他的名字,他叫风,自立公司,从事野外拓展训练以及体育用品推广。来去无影。
  第三次见他,有了准备,当时,他正带着花枝招展的啦啦队在梅龙镇广场里作运动内衣的推广。我和一名记者朋友见缝插针,左右包围上去,笑眯眯作采访。
  他十分礼貌周到,只是不笑,除了当我极偶然地带到瑜伽一词,他的嘴角弯起来,弯起来。呵,瑜伽,他自小学练,深有心得。
  这就好办,连夜上网,搜遍关于瑜伽的全部资料,烂熟于
”彩云听说,去了半日,果然拿了两瓶来,付与袭人.袭人看时,只见两个玻璃小瓶,却有三寸大小,上面螺丝银盖,鹅黄笺上写着"木樨清露",那一个写着"玫瑰清露"袭人笑道:“好金贵东西!这么个小瓶子,能有多少?"王夫人道:“那是进上的,你没看见鹅黄笺子?你好生替他收着,别糟踏了
心;连夜猛打电话,与一家知名健身馆的老总谈妥事宜。第二天,云淡风清,在电话里问他有没有兴趣去作客座瑜伽教练。
  不出所料,他喜上眉梢,听到他在电话里的爽朗笑声,以为自己在发梦,喜不自禁,掉下泪来。
  这样,我就能时常看到他,看到他的笑容。渐渐,与他熟络起来,这个叫我心动的男子呵,近乎完美,唯一缺点就是博爱。
  他喜欢和我在一起,探讨比划瑜伽,很开心;他喜欢和手下的Tina在一起,预备下一次的野营计划,很开心;他喜欢和啦啦队长佳妮喝下午茶,她会说好多笑话,令他很开心。
  他还喜欢和朱茱去打网球,只因她的球艺了得;再和Vivian去游泳,她也会蝶泳……
  是的,他喜欢!
  没有真正的女友,他只是喜欢和她们分别地在一起,因为她们足够出众,又是那么那么的美丽。
  瑜伽室里,我俯身轻触脚尖,直起它来,扳过头顶。像是不经意地对风说一句:知道么,我是研究玄学的。我觉得,在前世里,我们是同性,一对江湖侠客,生死与共。
  他灿烂地笑起来,真的相信了。
  就此,无话不谈。
  他就是喜欢美丽的事物,美丽的人,这是上天的恩赐。他说他不想爱情,只想讨一个能生善育的老婆,帮他生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他问我玄学里面有没有办法看得出哪个女孩子会生养两男一女的,他就娶她。
  他很认真,他很
”八戒笑道:“你甚不通变,常言道,粗柳簸箕细柳斗,世上谁见男儿丑
诚实,他真的把我当作生死之交。可我不是,我只是一个想他爱上我的痴情女子,跟Tina、佳妮、朱茱、V ivian她们没有什么两样。
  他命犯桃花,招惹那么多颗芳心,偏偏,不知道什么叫作爱情,真是老天作弄。
  受此打击,我高烧一周,烧得我昏天暗地。还好,记得没有?我还有那个青梅竹马的小宇宇。自从20岁那年,我搬出来租一间房子,他就租在我的隔壁。冬天为我煮红豆糯米羹,夏天作银耳莲心汤,这一个礼拜,他为我熬胡萝卜菜粥、炖蛋、小排冬瓜汤。
  我喜欢蜷在床上,他就搬个凳子来摆小菜,烫好碗筷,送到我的手里面。
  我的头发蓬乱,眼睛浮肿,衣服凌散,这些他统统看不到,他看在眼里的永远是他的小宝贝。
  他总是叫我小兔兔,他幼时养过的那只小白兔的名字。唯一待遇不同,是他愿意娶我这只小兔兔。关于结婚,他提过5次,每次都是这句话:我们是天生一对,早点结婚让奶奶放心好吗?
  “那你爱不爱我?”接下来我就会问。
  “已经超越了爱,是所有的喜欢、欢喜、爱,亲情,全部加在一起。”他笑。
  可是我不爱你。这句话,每次我都说不出口,怎么忍心?他那么那么爱我,我怎会不觉得!
  可是我不爱,真的不爱他!我会粘一个晚上的双眼皮粘纸,又痛又涩,只是为了第二天有一双明亮眼眸去面对我心爱的风。我会在衣橱间挑上5个小时,搭配出48种组合,左右为,难,只是为了第二天打扮得像公主一样出现在心爱的风面前。我会用砖头一样的古书压腿,压得钻心痛疼,只是为了第二天在心爱的风面前作出一个完美柔软的瑜伽动作。
  我愿意为风去作一切事情,光是想到这一点,空气里就弥漫了甜蜜芳香,一颗心飘飘荡荡,脚步轻轻盈盈,玫瑰色的天空上面每一颗星辰都是风的眼睛。他的一个笑容足可以写掉我半本日记簿。
  这一些,对于深爱我的宇来说是多么残酷的事实呵!当我问他:你喜欢我梳什么头发,穿这件长裙好吗时,只是为了让他以男生的眼光来作一次参考,只是,为了风!
  这一刻,望着宇的一片深情,我只有愧疚。今天他又帮我打扫过房间,为我新添了丝绵被子,他像是我的一名亲人,他可以作一个最好的丈夫,只是,我比较忠于爱情,对不起!
  这一夜,他坚持打地铺睡在我的床下,说是不放心我,需要陪夜。我睡不着,翻来覆去,他哄着我,说起小时候的趣事。窗帘微掀,月光泼洒地面,我的心渐渐静了下来,听得他沉沉睡去,我坐起来发呆。他的睡容英俊安详,他值得拥有一个全心全意爱他的女子 。
  叹一口气,翻身下床,一个趔趄,小腿骨撞到床沿,还来不及叫痛,一只暖暖的手牢牢握住我的小腿,另一只手将我稳稳托住。只听得他含含糊糊咕哝着,又放开了手,继续睡去。
  第二天他一丁点都不记得了,他说我在发梦,他根本没有做过这个保护动作。他急于上班,没有察觉到我的凝视
醒醒,A股要涨了!

  微波炉边,照例是他留的条子:亲爱的娘子,早上吃牛奶、薄饼,中饭是糖粥加乳腐,晚饭3个菜在冰箱里,记得汤要热3分半钟,小心别烫着。等我回来吃黄瓜和苹果。爱你的相公。
  不知何时起,他自认相公,我也习惯了。
  他一走,我就整装出发,此刻我最想吃的是郎姆酒冰淇淋!
  双手拉了衣襟奔下楼去,便利店的收银台前立着一名英俊男子,黑衣黑裤,玉树临风。哎呀,一颗芳心立即自说自话,砰砰加速起来。
  他的手指修长,嘴角轻抿,从容不迫,他的气息仿若阳光,整颗心渐渐被笼罩,唰地一下,明亮起来,舒展开来,绽开了一朵莲花,叶瓣怒放。
  这一刻,他转一转头,呵,冷酷的脸笑作一团。
  他不是别人,他是我最最熟悉的人儿,我
艰辛的突围——疫情疫苗
的相公,宇!
  从没见过他在外人面前的样子,原来他不笑的时候也那般冷酷。他的欢笑从来只为我一个人,而他的手里正捧着两瓶郎姆酒冰淇淋。
  我把冰淇淋搁在地下,一手环住他,一手拧出一支润唇膏。他的嘴唇泛白而干裂,他为了照顾我这么辛苦,我好
我家里烧火的也是他,扫地的也是他,顶门的也是他
心疼。温柔地涂了一层又一层,望着他目瞪口呆的样子,笑一笑,把自己的唇印上去,印上去。他的双唇厚实温软,完完全全地包容住我,甜丝丝的滋味,我喜欢!
  15秒后,他猛烈地回吻我,心跳300!因为每人都有150,天旋地转。
  孔庙前,时光恢复流动,咔嚓咔嚓,是宇在拍照,有时候,是拍斜倚在庙廊下的我,有时候,是拍后花园里那棵600多岁的古树。我说要环游世界,他就买了一只数码相机,我走到哪里,他就在哪里,记录我们,记录世界。
  这一刻,他收起相机,奔过来对着我笑,他的笑容有一个名字,叫作全心全意,在阳光下熠熠闪光。我想,就让自己慢慢地,慢慢地爱上这名爱我的男子,全心全意。
      你可暗暗的念熟,牢记心头,再莫泄漏一人知道。此时渐渐黄昏,只听得那路南山坡下,有犬吠之声。炒股需要一颗怎样的心。东亚制药多次环保“踩雷”,更有行贿前科。“隐身”材料股;又一龙头股现身。。定心丸,重磅利好。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2-9 23:01 |显示全部帖子
求解。。

漳浦网 http://www.qiyuanoto.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